MAD一周感想

分类:梦回人生千百度 | 作者:观尔腾 | 发表于2011/11/06

很久以前,有个老头,说迷信,于是就拿义和团,法X功来说事,笑料之余,再用无神论(唯物主义)的观点还给我们的心灵搭个围栏,我们在围栏里面往外看,似乎就都是牛鬼蛇神了,而我们这边,似乎就都是有智慧的人了。

于是乎,就有所谓人定胜天论了,神马渤海污染,三峡大坝,填海退耕神马的就都来了。

听说下星期学院要搞个辛亥革命主题团日的探讨会,作为其中一个打酱油的仁(这里才发现,什么是仁呢,就是有点二的人啊),一直在想要说点什么?

也是凑巧,听说北京的最近连续的大雾天气,市民担心空气质量问题,北京市环保局监测的数据显示,全市轻微污染。而微博上转发的美国大使馆的空气质量数据却要高出许多。于是环保局方面就表示,数据不能看比别人“眼色”,自我比较是在进步。

嗯嗯,据说只要活着就行了吧,只要不要死,或者死的太难看,都是有进步的,愿主保佑这些灵魂。

当然,中国人的黑色幽默还是有的,这里就不介绍。

什么是“仁政”呢,按照我刚才的说法,其实就是看上去有点“二”的人性的政府。

不“二”,不“若愚”,那么只要猪得屁的过得去,那么神马都是浮云。

湖北荆州区政府,一个曾经让“财神爷”关羽勒个去的地方,11月1日上午,长江大学(湖北荆州)数十名教授,在8次向国务院及省市政府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在荆州区政府门前,跪求区政府取缔或搬走校园旁一严重污染环境的非法小钢厂。区主要领导视而不见,后副区长出来了,他不积极处理,反而冷言相饥:“非洲没污染,你们可以搬到非洲去。”

非洲啊~这副区长简直就是在侮辱非洲,非洲人对祖先文化的是非常珍视的,只要是“跪天跪地跪父母”,就不会“跪天跪地跪父母官”,“男儿膝下有黄金”,读书人傲骨尊严如今竟然如此轻贱,真让人不禁联想到辛亥革命之前的”官老爷“。

MAD的辛亥革命,想当年,作为一个基督徒,孙中山风华正茂,读《旧约》至摩西导引以色列族出埃及到迦南乐土记时,眉飞色舞,拍案大叫,”我孙逸仙岂不能令我汉族脱离鞑虏而建新国乎?“他常说:“我不属于教堂的基督教,而属于身为革命者的耶稣的基督教。”

而后,孙中山在《同盟会革命方略》中设计了更加具体的革命建国路线图:“革命措施之序,则分三期:第一期为军法之治。……第二期为约法之治:每县既解军法之后,军政府以地方自治权归之其地之人民,地方议会议员及地方行政官,皆由人民选举。凡军政府对于人民之权利义务,及人民对于政府之权利义务,悉规定于约法,军政府与地方议会及人民皆循守之,有违者负其责任,以天下定后六年为限,始解约法布宪法。第三期为宪法之治:全国行约法六年后,制定宪法。”

之后,所谓的”鞑虏“屁颠屁颠地走了,孙中山以为只要制定临时约法,就可以奠定国民基础,但正如他后来在《制定建国大纲宣言》中所说的,“辛亥之役,汲汲于制定临时约法,以为可以奠民国之基础,而不知乃适得其反。论者见临时约法施行之后,不能有益于民国,甚至并临时约法之本身效力亦已消失无余,则纷纷然议临时约法之未善,且斤斤然从事于宪法之制订,以为借此可以救临时约法之穷。曾不知症结所在,非由于临时约法之未善,乃由于未经军政、训政两时期,而即入于宪政。……军政时代已能肃清反侧,训政时代已能扶植民治,虽无宪政之名,而人人所得权利与幸福,已非口宪法而行专政者所可同日而语。”

悲乎,MAD的太可惜了~ 可惜民智未开,可惜岁月催人,可惜至今日,都变成迷信了~

sunzhongs

标签:

日志信息 »

« »
目前盖楼 (0)层:

发表评论 »


页面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