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干预我们?从用户体验上谈谈谷歌眼镜的防沉迷机制

分类:未来观尔,用户体验观尔 | 作者:观尔腾 | 发表于2013/04/06

日前,谷歌发布了一段关于谷歌高级开发者主管蒂莫西·乔丹(Timothy Jordan)不久前在SXSW开发者大会上向与会者详细介绍谷歌眼镜的实际应用。这个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谷歌眼镜的一系列交互。比如通过音控来实现照相或搜索功能,当然也可以通过触控来实现。

在视频后面,乔丹表达了他对终端用户与谷歌眼镜实现互动的乐观期待。他并没有像其他谷歌高管一样声称传统的触摸屏将逐渐弱化,但指出当前的互动模式会在我们与生活事件和体验之间形成隔离。并表示通过开放API来为眼镜开发应用很容易。

“科学技术似乎经常过多地干预我们,”乔丹表示,“这正是我们通过谷歌眼镜项目想要解决的问题,以便你在使用自己热衷的技术的同时,当前生活不会受到干预。”google-glass-timothy

这是一件事情。

而这里再谈谈另外一件事情,这两天我基本都在玩游戏,打通了生化危机6和鬼泣5这两部游戏大作,这里不对游戏本身作评价,但我可以觉察到,自己是完全可以沉浸在一个游戏里面的,忘记时间甚至忘记吃饭。从这个角度来看,游戏通过本身极强的代入感足以让人与现实世界中形成隔离。这里的交互模式很简单,如下图。

sense-game

 

上图可以简单应用到大部分的人机交互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个闭环,而人之所以沉迷关键不在于那海面冰山般的意识流,而在于那个脉冲,即不断响应终端反馈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超出明意识的过程,类似于我跟你说不要想到猪的时候你也会自然想到猪。或者再打个比方,科学家曾经试过将人身体固定而让其躺在一个床上,结果几乎所有的人都无法忍受到后面大脑的各种“失控”,有人想通过算术来打发时间,但最后发现自己无法停止大脑的算术循环。

而当我们在游戏的过程中,上图的循环回路一旦建立,当游戏本身具备良好的可玩性,那么循环回路很容易巩固,而这是潜意识本身是无法停止的。

那么这和谷歌眼镜有什么关系呢?

谷歌眼镜本身的物理属性,决定了它很容易对人的视觉感知形成垄断,当你戴上这副眼镜,很难规避它的影响。当我们在输入端给设备输入语音请求或者触控时候,我们也就开始建立了自己的大脑回路,并且在日后的操作中得到加强,并形成依赖。即使我们知道这干预生活,但它所带来的个人生产力的提高让人很难抗拒。——比如你能想象离开手机的生活或工作么?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基于安卓平台,谷歌眼镜未来将有大量的应用出现,其中也有游戏,自然也有微博微信等社交工具,我们现在使用智能手机来运行这些应用,从拿出手机,开机,选择,使用应用整个环节,手机和我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各种“控”还是出现了,那么当手机无时不刻不悬浮在你的眼前的时候,那么又会怎么样呢?

用户体验是个老生长谈的事情,似乎让用户用得爽就行了,这样就可以提高用户黏度了。但事实上,对于用户自身来说,生活品质真的提高了吗?

当用户戴着谷歌眼镜,刷着微博,玩着游戏,如果是走在路上,那么那段路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只是一段达到目的地的途径而已。

我个人爱好摄影,但却时常需要取舍,特别是发现转瞬即逝的美景时,是赶忙把它好好地拍出来么?还是就呆在那里,静静地欣赏。前者我需要费一点时间,拿相机,开机,根据现场决定光圈快门,景深构图,再拍下来。后者我什么都不用做。前者,景物留在胶卷里,后者,景物留在回忆中。这种取舍如果要深思,将是一个大的哲学问题。

而类似于谷歌眼镜这样的设备必然会引起人们广泛的讨论,大势已趋。

在视频中可以看到的谷歌眼镜用户体验

蒂莫西·乔丹提到了谷歌眼镜对生活的干预问题,在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

1、将内置屏幕半透明化,从视觉上很大减少了对视野的阻碍;

2、将内置屏幕设置在右上角,这是比较符合我们的用眼习惯的,想想看你用电脑的时候,或者看书的时候,你的视觉焦点是在哪里吧?这里你也许要问为什么选择了右边,我的回答是:考虑到大多数人是右撇子→根据NLP(神经语言程序学),右撇子(左撇子反过来)的视觉焦点落在右上方的时,这时候大脑往往是在想思考构想出的、想象中的图像,而左边则涉及回忆(如下图)。这是比较符合谷歌眼镜的特点和用户习惯的→硬件的设置在右边。

NLP-eye

3、字体默认为白色,这是一种中立的颜色,如果不刻意去看的话,不会过于吸引用户的注意力。

4、将触摸版设在眼镜架上,配合实时声控,这样增加交互的维度,未来可以通过类似于微软肌电控制(EMG)来隔空操作眼镜。

来自用户的试用细节:


一开始带上Google Glass的时候,右上角一团模糊,下方则和视觉融为一体。调整了眼镜架之后,就可以看到那个小盒子了。让屏幕对焦需要花上一点时间,而且一开始屏幕关闭后可能会有点束手无策,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启。屏幕上方显示时间,下方有一小行字“ok Glass.”先用手触碰边框的触摸板,然后说这两个字,那么Glass就会开始接受你的指令。你也可以慢慢抬起头,告诉Glass“该醒了”。激活屏幕之后,你要么可以用语音来输入指令,或者滑动来选择功能。向前向后滑动来滚动选项,轻击以选择,往下滑动取消动作。用声控可以完成大部分操作。Glass通过wifi或者蓝牙来获取数据,可以连接到你的手机上。同时它本身也有一块GPS芯片。

google-glass

Glass用起来很清爽,屏幕不干扰你的视觉,轻轻地它来了,正如它轻轻地离去。利用Glass搜索也很方便,直接说“ok Glass, Google.”它就会开始搜索你的关键词。但是语音搜索功能并不是非常准确,有的时候你需要重复你说的东西,或者减慢语速让Glass听得懂。但是一旦它听懂你说的东西了,搜索、响应的速度还是蛮快的。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数据上。有的时候你一出门,或者手机信号接受不良,这设备就无用武之地了。这一点Google团队说Explorer版本发售后每个月都会放出更新来改善体验。

拉回现实,针对谷歌眼镜应用的防沉迷机制

反沉迷机制往往会给用户带来不爽的感觉,主要是应用在网络游戏上。我们在一些游戏的启动界面中也可以看到类似于“适宜游戏怡情,沉迷游戏伤身”之类的广告。

这样的防沉迷效果见仁见智了,但对于谷歌眼镜应用来说,这里的笔者提供的防沉迷机制主要包括两方面:

1、随着时间的增加,减少应用内部本身鼓励继续使用的正反馈,增加用户停止继续使用的正反馈。

该有的还是要有,但是没有开始那么多了,比如游戏经验奖励。

用户停止使用应用可以给予奖励,比如游戏里面的能量恢复等。

至于社交应用,我更倾向于应用本身的针对型的温馨提示,这里可以结合下面第二点。

2、通过硬件检测人的生理状态,针对型地提供防沉迷信息。

硬件上的生理检测技术上已经比较成熟了,而谷歌眼镜靠近人脑,在检测上具有方便。这里的关键在于让用户意识到这个环节是为他设计的,不是因为服务器问题,也不是因为政策需要。

情感上的设计要优于机械化的提示。这一点就不展开了。

no-addiction

以上基于两个原则:

1、用户至上,绝不主动拒绝用户。

2、针对性地唤起用户自我意识效果要比空泛的说教要好。

 

结语:“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当年的诗人一定没想到今天科学技术已经让信息完全跨越了地域的局限。轻轻点触,我们便尽晓天下事,但却往往忽略了我们的身边,忽略了身边的一草一木,忽略了身边的一颦一笑,甚至忽略了我们自身。

以至于人们会问,科学技术是否过多的干预我们,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科学技术就是我们,我们就是科学技术本身,与其和科学技术对立起来,不如找到其中的平衡,这也是广大的产品经理的使命——站在人文和技术的交点。

欢迎交流——本人微信ID cloudaddy

日志信息 »

« »
目前盖楼 (21)层:
  1. Yang 說:

    最起码带上它,我可以用任何姿势来看书了……呵呵

  2. 最新搞笑图片大全 說:

    这玩意会不会很伤眼睛啊

  3. 刘柳 說:

    这个领域我不参与

  4. tiandi 說:

    这个东西要推广到平民化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

  5. 简搜博客 說:

    这个东西 现在也就是听听看看 贵的要死

  6. 哦哟,一字不落看完了。写得很棒。我也刚通了DMC5,这东西的确容易让人上瘾。
    但是,但可是,可但是,Google Glass太贵了。。我等屌丝无福消受啊。。

  7. 浮世复乐 說:

    高科技啊。想体验一把,可惜军库亏空啊。我们是被谷歌控制的一类人啊。。。

  8. 罗宾屋 說:

    科技发展如此之神速,真的难以想象10年后会咋样.期待Google Glass.

  9. 我i想这玩意 什么时候在中国上市

  10. 飘零 說:

    高科技离我们不远了哈

  11. lovee 說:

    对这货始终没有太大的想要的欲望,咱就是带无度数镜片眼睛都会疼的w

发表评论 »


页面载入中...